首页 >> 基础教育 >> 教育新闻 >> 正文
河北燕郊幼儿园涉虐童续:市教委力促家长私了
2013年4月1日 08:08
【来源:中广网】
:::::::::::::::::::::::::::::::::::::::::::::::::::::::::::::::::::::::::::::::::::::::::::::::::::
【字体: 】 【打印】【E-mail推荐 】【关闭

    导读:河北燕郊幼儿园虐童案进展:孩子陆续讲述受虐过程,针扎刀划喝尿关小黑屋,警方称目前监控录像已被覆盖等待恢复,燕郊开发区政府和市教委力促家长私了。

  中国之声《新闻纵横》今天关注:3月21日《新闻纵横》报道了有家长反映“河北三河燕郊幼幼幼儿园老师对孩子有针扎刀划虐童行为,但当地公安部门和教委均表示管不了的情况”。中国之声对此事持续关注后,三河市教育局当天回应表示,督促园方配合警方工作并进行整改。三河市公安局也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

  目前距离两位家长发现孩子受伤报案已经过去20天时间,根据记者的调查,现在有更多的家长开始反映孩子陆续讲述了在幼幼幼儿园的受虐过程,除了老师对孩子针扎刀割之外,孩子还有被逼喝尿、扇耳光和关小黑屋等经历。面对迟迟没有结果的调查,家长们在维权之路上正遭遇哪些困境?

  从发现四岁零八个月的儿子小宝臀部有针扎伤痕之后,赵女士最揪心的就是听小宝陆续讲述那些曾经发生在燕郊幼幼幼儿园的经历。她说,小宝除了被小张老师针扎刀划之外,还曾经被老师逼迫喝尿。

  赵女士:当孩子说针扎、刀划,作为一个妈妈来说是心疼。当孩子说他喝尿、吃鼻屎、还有往鼻子里塞纸的时候,我都不知道怎么去形容。

  小宝的同班同学墨墨也表示老师曾经用刀划伤他的脖子,以及有逼迫小朋友喝尿的行为。让墨墨妈妈饶女士更加担心是,除了孩子身体的伤痕,心理的创伤何时能够愈合?
  墨墨:划脖子,因为小张老师划我的脖子,我也划他的脖子。
  墨墨妈妈:你学她这样做是不对的,咱们别学她好吗?
  墨墨:不好。
  而小宝和墨墨都分别提到,曾经被老师逼迫喝尿的小朋友中还有超超(化名)。得知消息的超超妈妈在震惊之余,开始关注孩子曾经的遭遇。

    超超妈妈:这么恐怖的事情谁能想的出来?后来我就觉得我得站出来。我知道抽脸的事,儿子说大张老师抽他的脸,抽的啪啪的。他说老师还掐他,从胳膊拉下来就开始拧他,就是因为淘气了。还有拌腿,他姥姥站起来要走,他就把小脚一伸,把我妈的腿拧了之后都肿了。我妈特气愤说你这是从哪里学的?他说老师就这么绊我们。

  根据记者的调查,发现孩子在燕郊幼幼幼儿园有被虐情况并不是某个班级的偶发事件。在中国之声的相关报道播出之后,有更多的家长开始了解孩子在幼幼幼儿园的经历。一位中班家长王先生(化名)表示:

  王先生:我家儿子也不敢说,问他才说:爸爸,老师也打。问在哪打的,说是在厕所,在看不见的地方打。他们老师总想灌输这样一种思想给孩子,老师打你,是因为你做错了事情。

  而还有部分家长则选择了退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小班家长表示,让她最无法接受的是幼儿园处理问题的方式,她觉得作为教育机构,如此回避问题的态度根本无法承担“为人师表”的责任。

  家长:我在家里小宝宝的大腿上也的确发现过划痕,之前宝宝在园区内有受伤害的事情在去年就已经频繁发生过好几次了,而且调动监控的时候,他不是以说盲区,要不就是以各种理由搪塞。发生这种事情受伤害的不只是宝宝,其实每一个做妈妈的都很自责。因为换一种角度,是妈妈变相把孩子送进了一个地狱。

  就在河北燕郊幼幼幼儿园的更多家长怀疑孩子在园期间受到虐待时,小宝妈妈和墨墨妈妈正走在艰难的维权之路上。那么,当地教育局对燕郊幼幼幼儿园的整改进展如何?幼儿园对此事又是怎样的态度呢?

  在中国之声3月21日关于燕郊幼幼幼儿园老师涉嫌针扎刀割儿童的报道播出后,河北省三河市教育局副局长王杰宏当天下午来到中央台与记者这样说明了应对措施。
  王杰宏:第一条就是说责成幼儿园一定要配合公安部门调查取证,确保事件的真实、可信。第二个就是说,涉事的这个小张老师要立即停职,实际上他们已经停止工作了。
  记者:但是我去幼儿园的时候她还在上课。
  王杰宏:哦。
  记者:接下来有没有对幼儿园停业整顿的打算?
  王杰宏:现在就是已经派工作组进行整顿。
  记者:可是孩子们还在上课。
  王杰宏:不能因为这一个孩子两个孩子,这五百七十个孩子的家庭怎么办?实事求是说,三河的教育,在全国也是比较叫得响的,这个幼儿园在这个燕郊地区口碑是非常不错的,上他这个幼儿园在燕郊地区成一种荣耀。
  记者也将在采访过程中家长反映燕郊幼幼幼儿园存在的相关问题转述给三河市教育局副局长王杰宏,对方做出以下这样的回答:
  王杰宏:全国的都一样,不光是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体罚和变相体罚学生的现象肯定都有,就是你没有发现你没有看见。你也上过学,你上学校在小学老师没有体罚过你吗?要没有这个,教育部为什么还要出台一些政策呢?
  记者:就是说这个幼儿园里肯定存在这种情况了?
  王杰宏:全国各地都一样。

  上周四三河市教育局工作组成立整整一周时间,记者再次陪同小宝妈妈和墨墨妈妈进行暗访,了解事件的真实进展。

  小宝妈妈赵女士多次拨打三河市教育局工作组负责人电话,但都是关机状态。赵女士说,在这一周里社区街道办事处和燕郊开发区政府的工作人员总是联系她,她也希望当地政府能够督促此事。于是,在赵女士所住社区的街道办,记者见到了来自三河市教育局和燕郊开发区政府的工作人员。首先,燕郊开发区街道办事处勾部长告诉家长,两个孩子的上学问题包在他身上。

  勾部长:咱们这俩孩子想去哪上学,你就直接给我说,基本上在咱们辖区内能做主。咱们再可以深入的说,四岁了是不?还有三两年也该上小学了。这甭说以工作的角度,以我个人的能力,我也可以帮忙找学校。

  对于得到这样的答复,家长们感到很意外。小宝妈妈赵女士和墨墨妈妈饶女士当即表示不接受与幼儿园私下和解。此后,开发区政府、市教育局和社区的工作人员商量后,由赵女士所住社区居委会的工作人员作出了这样的调解。

  社区居委会:我就明着说,归根到底就是钱的事。赔多少,说一个数,中间他们再协调一下。
  记者:这个补偿是幼儿园补偿给小孩的吗?
  社区居委会:政府协调,你现在先别管这个钱谁出。实际上就是赔偿的问题。你还别说这不是卖白菜,就是为钱。
  家长:我们的条件我一直说的很明确,小张老师、大张老师、园长,该受法律责任的追究法律责任,很明确。我们没有别的要求。

  那么事到如今,燕郊幼幼幼儿园是怎样的态度呢?家长们看到在幼儿园大门口曾经帖着那张写着“对家长的过激行为以及对园方的诋毁,园方将保留诉讼法律的权利”的《郑重声明》,变成了一张整改声明,其中园方表示对“发生在我园的幼儿意外事故…深表歉意”,但并没有对家长反应的虐童情况进行回应。

  而就在赵女士拒绝燕郊开发区街道办事处勾部长表示帮助孩子解决上学问题的“好意”后,上周末她意外的收到了给小宝新报名的幼儿园负责人的通知,表示不能接受小宝入园,已经为孩子办理完入园手续的赵女士只能再次退园。她说,不想深究孩子不能入园的原因,作为母亲最重要的是告诉孩子如何做人。

  赵女士:我一定坚持下去,把孩子的公道找回来,让孩子知道扎别人、拿刀划别人这种行为是不对的,不管做什么事情不对的要敢于承担,不能说去推卸责任。

  目前,赵女士和饶女士只能将希望寄托在当地公安对案件的侦破工作上。三河市公安局专案组表示,涉事老师并未承认对孩子有任何虐待行为。相关的监控录像也已经被覆盖需要恢复数据。那么,燕郊幼幼幼儿园老师被指虐童一案的调查能否水落石出呢?

  在和三河市公安局专案组负责人李占江了解案件进展之后,小宝妈妈和墨墨妈妈最无法接受的是,为什么燕郊幼幼幼儿园的相关监控录像没有了?

  李占江:有点差错,因为肯定有部分是覆盖了,顶没了。
  家长:您是说十二日全天的去恢复啊?还是以前的监控去恢复呢?
  李占江:首先咱把硬盘拿下来,恢复就是硬盘里面的东西,能恢复多少就恢复多少。
  在两位母亲看来,幼儿园的监控录像是目前能够破案的重要证据。那么早在发现孩子身上有针扎伤痕的当天,赵女士就已经报警。为什么当时接警的三河市西城派出所所长曹佳利没有提取当天的监控录像呢?记者和两位家长一起再次来到西城派出所。
  记者:12日的监控有没有全天的呢?
  曹佳利:现在都在东城派出所呢。已经到公安部做鉴定去了,知道不?
  记者:您之前不是已经把证据提取下来了吗?那为什么还要到公安部去呢?
  曹佳利:你不是怀疑幼儿园有剪接的地方吗?这要去公安部。
  记者:您去幼儿园提取了全天的录像了吗?为什么我们看到是一段一段的呢?
  曹佳利:我告诉你,我就最后跟你说一句话,这些东西我们都有,都在我们手上。
  家长:那我们要看12日全天的监控,可以看吗?
  曹佳利:现在看不了。
  家长:那什么时候能看?在哪能看呢?
  曹佳利:那我说不好。

  虽然对于家长提出的监控问题,西城派出所所长曹佳利表示“该有的都有”。而当家长再次联系专案组负责人李占江时,对方明确表示当时接警派出所并没有考取全天的录像,目前专案组手上也并没有当天的监控录像。

  家长: 我现在就想问一下咱派出所现在有没有3月12日全天的监控?
  李占江:派出所当时没考全天的,就截取了几段。
  家长:全天的没有是吗?
  李占江:都在硬盘里面,硬盘拿到公安部了。

  面对这样的现状,大半个月来不断奔波的赵女士感到疲惫不堪。让她最担心的就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相关证据会愈加模糊,案件最后会不了了之。

  赵女士:很平静的生活,当孩子遇到这个事的时候,天就像塌了一样。那边的幼儿园就一推,啥也不管。教育局那边就搪塞,派出所那边就不作为。我作为一个普通的妈妈,我也真的是没有办法。

  对于当地公安在接警之后处理相关证据的做法,中国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授洪道德认为,相关民警有玩忽职守之嫌:

  洪道德:专案组说应该有12日的监控,也是在硬盘里面,这就说明在12日家长报警之后,派出所没有把孩子的幼儿园活动情况的监控拿来。监控是非常重要的证据,把问题复杂到现在这个程度,都是从这一天派出所民警行为不当造成的。收集证据要全面,这是法律对每个警察提出来的要求。目前这个事情查不清楚就是警方的责任,百分之百的警方的责任。如果将来公安部物证检验部门真的恢复不了这个数据,那么当地的警察责任更大。起码在我看来这是一个处理社会治安案件不合理的警察,他应该够得上玩忽职守罪,我现在甚至怀疑他有意袒护幼儿园。(记者马文佳)


(责任编辑:康妮)
   
   ■ 相关链接
     
   ■ 精彩贴图
中国社区教育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凡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中国社区教育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已经本站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国社区教育网",违者本站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站注明稿件来源为其他媒体的文/图等稿件均为转载稿,本站转载出于非商业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在两周内速来电或来函联系。联系电话:010-56282898 15810798585   E_mail:ccedu@vip.163.com